小花枝丸

失蹤人口
可以叫我槐
是個MMDer
有時候會寫文,會慢慢把blog的文改改之後放過來的,但是因為現在高二可能不會寫新文
以下是我比較常吃的CP/組合/什麼的
☆aph 左英右米 主惡天候 新大陸家族
☆Marvel 冬盾 賤蟲 鐵蟲
☆三次元 高橋優 RADWIMPS Chris Evans

Atheism(無神論)1


aph的二次創作,人物屬於日丸污,ooc屬於我
ABO(有私設)
惡天候主露米
與現實的國.家、宗.教無關
=
  這個故事起源自我朋友和我説過他自己的國/家的現況,是一個東/南/亞國/家,多數人的信仰是伊/斯/蘭/教,以前被殖/民過,現在是統/治的是華/人/政/府,但是當然,這個政/府是沒有所謂的實/權,真正掌/權的是軍/隊那邊,是本/地/人。
  另外無/神/論是犯/法的,這也是題目的起源之一。
  不過我並不是怎麼會寫軍/政題材的文(其實寫什麼也渣x),所以如果ooc/不合常理,可以在評論狠狠批評我,希望不會被掛😓。
=

  這個世界沒有神,最少阿爾弗雷德是這樣想的。如果世界上有神的話,那什麼不聽他的禱告?阿爾弗雷德摸着自己的肚子,那兒很可能已經有一條小生命,而他將會流着那個混蛋的血。阿爾弗雷德把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,不久又把槍放下,重複數次之後,他再也忍不住,哭了起來。

  在那一年,阿爾弗雷德和馬修還擁有一切。阿爾弗雷德把玻璃杯杯口抵住牆壁並把自己的耳朵貼在杯底,努力地偷聽會客室裡面的聲音,一旁的馬修拉着他的袖子,“阿爾弗,不如我們還是回去吧,要是爸媽知道我們偷跑出來就完了。”,但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聽馬修的話,繼續偷聽直到身後傳來打破東西的聲音。

  伊萬發誓他看到了天使,一位金髮的天使,當然這是上一秒的事,在下一秒那位“天使”狠狠地抓住他的手咬了下去,突如其來的痛楚令伊萬發出有生以來最慘的尖叫,成功打斷了會議室裡的談話。

  阿爾弗雷德和馬修不清楚大人們的談話有沒有不歡而散,但是他們清楚明白他們的“下場”並不會太好。當晚,作爲“主謀”的阿爾弗雷德被打的屁股通紅,躺在床上直抽氣。“所以阿爾弗,你爲什麼要偷聽?”,“因為亞瑟説布拉金斯基將軍是個混蛋,他會欺負我們爸媽的!”,“那爲什麼咬伊萬?”,“布拉金斯基將軍是個混蛋,所以他的兒子也是個小混蛋!”

  不過無論阿爾弗雷德有多討厭布拉金斯基家也好,大人們好像達成了什麼共識,布拉金斯基家那個“小混蛋”總是到他家裡玩,起初阿爾弗雷德很反感他入侵他的私人空間,但是後來也慢慢學會接受,伊萬成了他真正的第一個朋友,他也成了伊萬第一個朋友。據阿爾弗雷德所説,伊萬只是他第二討厭的東西,第一討厭是每晚都要喝的那個很苦的藥。

  伊萬曾經問過阿爾弗雷德和馬修那是什麼藥,不過他們只知道是一種父母幫他們配的一種增強體質的藥,伊萬想起了瓊斯家的兒子們生有重病的傳聞,也並沒有多奇怪,只是自動擔當起看管阿爾弗雷德喝藥的角色,以免他把藥偷偷倒掉,氣的阿爾弗雷德每次都説以後他好了一定把他上的下不了床。

  伊萬每次也解釋他們都是ALPHA,所以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,不過阿爾弗雷德還是覺得就是他們都是ALPHA,他將來也會是最強ALPHA,所以還是會把他上的下不了床。

评论(1)
热度(13)

© 小花枝丸 | Powered by LOFTER